经济观察:中秋假期见证中国消费升级提速 赵珩讲述私家书房的故事 9月SUV销量出炉,途观L与哈弗H6差距越来越大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:此生命定,我就是个莫高窟的守护人
首页 教育 旅游 娱乐 时事 汽车 社会 健康养生 财经 文化 国际 体育 综合 军事 科技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 > 五湖四海浦江人⑨丨吴山明:笔墨常新不知老

五湖四海浦江人⑨丨吴山明:笔墨常新不知老

日期:2019-10-31 12:23:31

[编者按]浦江是持续发展奇迹的热土。一代又一代的浦江人离开了他们的家乡,以他们接受所有河流入海的思想,他们在穿透水滴和石头时的坚韧,以及他们不断的力量而闻名于世。今年10月4日至6日,浦江将举行首届湘县会议,与游客分享美好的愿景。最近,浙江新闻客户推出了一系列题为“四海浦江人”的报道。

吴山明: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、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、浙江美术家协会副会长、浙江省政府顾问、杭州市政府文化顾问、浙江中国人物画研究会会长、西陵书画研究院院长、今敏明凯中央画院副院长、浙江明凯画院院长、文化部文化艺术评估委员会委员、浙江国际艺术交流协会会长。他还是浙江大学教授、上海同济大学教授、浙江理工大学和浙江师范大学终身名誉教授。曾任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、浙江省第九届和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代表和委员、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委员、浙江今敏副主席、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系主任、中国美术学院造型艺术系主任。

20世纪中国绘画的最大成就在于人物画领域的突破,吴山明在其中发挥了连接过去与未来的作用。20世纪浦江文学繁荣。著名的书法家和书法家层出不穷。吴山明也在连接过去和未来方面发挥了作用。

2019年8月中旬,当我们的摄制组抵达杭州并联系吴山明先生时,他们知道他身体不太好。我们正准备问是否改天再来,这时我们听到他在电话里大喊:“我们家乡的电视台很忙,请把我送到那里!”

二十分钟后,我们在演播室里遇见了吴山明。这位老人态度温和,速度也很快。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,他使用了简单的语言,坦率而真诚,不时给我们以孩子气的笑声,给我们留下了回归青春和简朴的最大印象。

学习:学习绘画风格和性格

吴山明的人生轨迹非常简单,如此简单,似乎只有两点:浦江和中国美术学院:他于1941年出生在浦江县之前的武村;1955年,他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附属中学(现为中国美术学院附属中学)。1959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加入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。大学毕业后,他一直留在学校教书。

当吴山明被附属中学录取时,艺术教学是以苏联艺术理论为基础的。在这四年里,他主要学习素描、色彩和基础课程。当他在附中二年级时,他和他的同学傅博兴在《天津画报》上发表了以民间故事为基础的漫画书,并得到了他一生中的第一笔报酬,这让他高兴得跳了起来。

这就是吴山明后来选择美国学院中国画系的原因。当时,他认为中国画是用线条来画漫画,他想在中国画系继续画漫画。直到我到了中国画系,我才知道情况并非如此。当时中苏关系紧张,民族传统文化受到重视。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更名为浙江美术学院,任命潘天寿为院长。人物、风景、花鸟和书法都是他的课程。1961年,潘天寿提出中国画“人、山、花”的教学理论。直到那时,他才专注于画人物。

当时,浙江美术学院的著名教师聚集在一起。谈到这些老师的艺术造诣和人格魅力,吴山明非常激动。他还记得有一次潘天寿先生带他们去家乡宁海玩。“在回来的路上,我会告诉潘老,给我们画一幅画。他同意了。结果,老人在一周内为我们完成了画。我非常感动。那时,我只是呆在学校里。他甚至不能叫我小吴。我们师生之间的友谊不会因为他的地位有多高而改变。”

山花分割后,我将在大二结束时画一幅山水画作品。当时,吴山明喜欢李可染的山水画风格。他的老师潘芸给他高分,并说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的画,但我也给你高分。”

在总结自己的学习生涯时,吴山明说:“他学到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艺术思想、技能,还有他们的性格。”

宿墨:继承现代浙派,旧墨带来新思想

纵观中国绘画的整个历史,自宋元文人画兴起以来,人物画的衰落是由画家的隐逸心态和写意艺术风格造成的。“现代浙派”在人物画领域的探索是上个世纪中国画最杰出的成就之一。

吴山明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时,教授人物画的老师是“现代浙派”的创始人李鉴真、顾胜岳、周昌谷、方增先和宋中原。20世纪六七十年代,吴山明是“现代浙派”最重要的画家之一。他谦虚地说:“他们是神创论者,然后将会有一批人更密切地关注我们的屁股。”

吴山明对艺术的不懈追求使他对自己的绘画一直不满。20世纪70年代末是吴山明外出写生最频繁的时期,也是他艺术生涯的转型期。从南方的美丽到北方的粗犷,山水的不同景色和人物的不同个性让他有所感悟,但他却无法享受这种文风的解脱:“当时我尽了最大努力去画,但我仍然用旧方法去画,每次回来,我都得到100多幅。”

“上次我去草原的时候,我好像有点感觉。有太阳的时候,晚上又热又冷。当温差很大时,墨水会凝结,需要起泡。有时,当没有水来跑很多路时,墨水就变成了宿墨。我开始画小画,但不敢画大画,因为旧墨水一接触就凝结了,非常难看。回来后,我借了一间教室,在里面画了40多天,放大了所有的小图片。我觉得我好像画了些东西,非常有趣的东西。这种东西可以继续发展,这与传统的正常情况略有不同。”

宿墨指的是隔夜墨水。墨水储存很长时间后,碳颗粒会脱胶凝结,不会溶解在水中。用它绘画时,会有颗粒状的感觉。然而,如果笔墨技巧不够,就会显得干燥、坚硬和肮脏。自从宋国Xi在《林高泉志》中把宿墨列入墨家之后,几百年来没有人注意过它。直到黄洪斌,宿墨才被纳入“七法”之一,并应用于山水画中,以体现其潜力。黄洪斌主要使用厚宿墨和焦宿墨,只有当他到达吴山明,他才真正扩大宿墨的领域。厚与薄、厚与薄、焦与湿以及无数的变化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背景和体系。

吴山明认为:“宿墨的应用附着于美学的本质和画家对事物的感觉。然后,根据他在探索宿墨过程中积累的经验,他表达了这种感觉和意境。这是本质。”

付火:浦江新画家傅老的故事

吴山明似乎注定要成为一名画家。他出生在书画之乡浦江。他在杭州租了一栋房子,住在吴茀之旁边(前一个房客是潘天寿)。他从小就与朱乐山、沙梦海、邵岩等书画大师保持联系。

吴茀之和吴山明都是元朝伟大学者吴莱的后代。就资历而言,他们是同龄人。因此,当吴山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总是称比他大40多岁的吴茀之为傅的哥哥。当时,潘天寿和朱乐善经常去吴茀之家鉴定古画作为学生复制的模型。

吴山明仍然记得,有一次他们吵架了。有一幅元代竹画,吴茀之认为是真的,潘天寿认为是假的,所以很难下结论。最后,吴茀之自己花了11美元买了这幅画。

吴山明非常生动地给我们讲述了吴茀之和这幅竹画的故事:

这张照片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拿走的。一天早上,吴茀之先生和潘天寿先生正在操场上扫地。当我走过去的时候,吴先生说,“呃,来吧。”叫我过去。我说,“这是什么?”他说,“别丢了那幅竹画。请他们好好照顾它。”他复制了很多他的画,但什么也没说。我说,“我能问哪里?”他说,“唷,唷,你问袭击他们家的人。”我说,“好吧,好吧,我试试。”结果,他们都不记得了。直到两年后,我们才结束了从桐庐的起义,回到杭州。他们让刘江和我来组织工作室。这栋建筑的屋顶漏水,在吴茀之先生的大刀相册页面上留下了一个洞。每一个都坏了,但是包在报纸里的纸卷没有坏。我立刻意识到这可能是竹画。打开一看,果然是。我会把这个东西拿到办公室。我说,不要弄丢了,老人扫地的时候还记得它,它可以用在教学上。老人也是真的。他处境如此艰难,以至于他仍然认为一幅画应该移交给国家。别弄丢了。他不知道他的这么多画都坏掉了。

不管怎样,这些东西会被保存在记忆中。我们无法比较这些老绅士对艺术的尊重、对自己的尊重以及他们对事物和思想的品味。

谈到浦江年轻一代的书法家和画家,吴山明非常自豪地说:“大家都说我们美术学院是一个宝贵的地方。除了我之外,它还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,培养了许多学生。”

谈到浦江书画的发展,吴山明回忆起首届书画节的盛况,认为应该继续举办。他担心浦江的经济发展:“我非常希望浦江的经济能够发展并做任何事情。否则,举办书画节会很累人。”

吴山明从自己的角度为浦江的发展提出了一些建议:“我们应该发展中小学教师的艺术培训。我们学院能派年轻教师去上课以提高整体艺术教育水平吗?我们也可以利用国家资金、私人资本和浦江自己的资金来发展它。”

吴山明希望今年首届浦江湘县会议将吸引各界人才和投资者。"作为浦江人,我们总是这样想!"

最后,吴山明祝愿他的家乡经济越来越发达,实力越来越强,浦江越来越美丽。

(感谢浦江县统战部、浦江县金融传媒中心、浦江县宣传部的支持)


推荐新闻

© Copyright 1999-2019 misa33.com 通钦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